分类:装置艺术

土耳其浸入式艺术装置《梦想档案馆》

作者: Trousers pocket

《梦想档案馆(Archive Dreaming)》是由Refik Anadol媒体艺术团队,联手谷歌艺术家与机器智能程序共同打造的一款浸入式艺术装置,它陈列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的SALT Galata艺术馆中,属于欧盟“文化计划”中的一部分。

《梦想档案室》是一个长6米的圆形装置,它使用机器学习算法,对馆内的170万个文档进行搜索和分类。

装置主要由用户驱动,能够将17世纪至20世纪的170万份文件,以数字档案馆的形式呈现出来。另外,它生成的高维数据(high-dimensional data)与交互式系统也转化为颇具建筑设计感的浸入式空间。

团队通过概念性外观设计,对庞大的文件进行管理,并用图像识别网络为每张图片提供信息。

当然,为设计这款装置,团队也面临了一些技术挑战:比如如何实时渲染170万张图像?

这个问题是由图形程序员David Gann解决的,他在VVVV图形化编程软件中,使用了层级细节(LOD)系统,该系统非常适用于图形密集型交互式媒体装置。同时结合模块化DirectX 11库与VVVV可视化编程范式,使得程序员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,处理这个复杂的问题。

而另一个瓶颈则是:如果一次性将图片上传到GPU图形处理器,如何解决系统最大存储量的问题。

其中,设计师需要衡量两大因素:首先是分析每个图像的最大分辨率,然后将图像以低分辨率加载到GPU内存上;其次是计算一次性上传贴图(textures)到GPU记忆库的最大限度。这两个因素确定后,他们就可将32×32像素的图像拼接到几千个1024×1024像素的成对图集中,并将这些图集上传到GPU。当用户移动图像云时,系统则加载附近的高分辨率图像。这样,它们便成功克服了硬件限制,以每秒60帧的帧速率实现图像的可视化。

《梦想档案馆》将海量文件生成数字媒体,让人们体验被图书包围的感觉——它既呈现了艺术的无穷魅力,也映现了历史的沧桑与厚重,几百年写就的阳春白雪,浓缩成一个稍纵即逝的数字环境,这让观者在震撼的同时,也萌生出万千感慨。

视频:土耳其浸入式艺术装置《梦想档案馆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