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类:创新设计

顶尖设计师们的第一份工作都是些什么?

作者: Trousers pocket

刚刚从学校毕业,在梯子的最底层攀爬,未来似乎还有很漫长的路要走。但第一份工作,看似是小职员初入职场,零零碎碎地做些无谓之事。

相反,这些无用的琐事,每一步都是在为未来奠基,它帮助你建立人际关系网,向你展示同事工作或公司运作的方式…

今天,小编将给大家带来Mac图标设计师苏珊·凯尔以及来自Chermayeff & Geismar & Haviv、2 x 4、Slack…行业先锋们的自述,看看大咖们的第一份工作都是些啥?

问:你的第一份工作是什么?从中你学到了什么?

苏珊·凯尔(Susan Kare)

曾为Mac图标设计师|Pinterest产品设计负责人

“14岁,我在费城富兰克林科技馆的制作部做实习生,高中和大学的几个暑假也都是待在那儿的。虽然大一我最喜欢的课是艺术课,但这还是我第一次真正意义上接触专业的平面设计。Harry Loucks是我的上司,他出生于俄克拉荷马州庞卡城,先后在美国艺术中心设计学院学汽车设计,在伊姆斯设计办公室工作。

刚开始工作,我很迷茫,很多时间都花在早已过时的PhotoTypositor打字机上,一字一字给科技馆做标签。但在Harry 和其他设计师身上,我学到了很多东西,在实习期间,我学习设计版面、插图、边框、印刷花饰(typographical flourishes),也接触了一些专业艺术材料以及Communication Arts杂志等等。”

塞吉·哈维夫(Sagi Haviv)

Chermayeff & Geismar & Haviv设计公司的合伙人兼设计师

“我的第一份设计工作,其实是在Chermayeff & Geismar公司干了三天的实习。在库伯联盟学院学习期间,我读了一本叫“TM: Trademarks Designed by Chermayeff & Geismar ”的书,书中大胆而又简洁的商标设计非常得吸引我。

可以说,这家公司是我的灯塔,而且是我很难企及的灯塔。大四的时候,Steff Geissbuhler来我学校教课(企业形象课),我求他给我个机会让我在公司做点什么。实习没什么,我也不在乎,但我愿意在那里义务工作,只为靠近我的偶像…”

乔治亚娜·斯托特(Georgianna Stout)

Chermayeff & 2×4设计工作室创办合伙人兼创意总监

“1989年,我从罗德岛设计学院毕业后,就直奔纽约。我有意向从事艺术和文化工作,在仔细阅读Printed Matter杂志和书后,我面试了几家小型设计工作室。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Bethany Johns设计室。Bethany当时设计了许多我非常喜爱的书,能和她一块工作我很开心。我的第一个项目是为惠特尼博物馆Image World展会,设计目录册封面,当时展会上也来了许多我学生时代崇拜的艺术家…

Bethany在家工作,所以这是一个比较私人的空间,我们一起工作,一起吃饭,成为彼此的好朋友。工作中最锻炼人的一件事,就是从头至尾地完成一个项目:学习设计和制作技巧、面对面地和客户一起工作、计算收支…”

Tracy Ma

加拿大平面设计师|曾任《彭博商业周刊》副创意总监

“2009年暑假,我在香港一家精品牛仔公司做设计工作。我喜欢这份工作。公司的老板是个怪咖,他可以为争夺沃尔玛这类市场的牛仔供应链,作长时间的口水战。他痴迷于牛仔,想做“香港高端产品第一人”。

在那里,我制作T恤图案,也做一些店内设计,当然也做了许多像画背景这样零零碎碎的小事。我想我已经学会了如何卖力做事,为人们的激情而工作,以及和自大狂共事,不管是好是坏,这也算一个非常有用的技能了。”

克里斯蒂·提尔曼(Kristy Tillman)

Slack公司视觉传达设计负责人

“我第一份真正意义上的设计工作,是在一家鞋业公司当产品平面设计学徒。刚毕业的学生可以在这儿积累一年的经验。我在T恤生产线上做各色各样的事,给少女和婴儿服装做图形设计、构画运动鞋内部的重复图案等等。

这份工作是我在大四快结束的时候申请的,它给与了我许多宝贵的经验,让我从学生成功转型为专业设计师,学做更多有意义的事。”

埃里克·卡特(Erik Carter)

平面设计师兼艺术总监|纽约时报2016“年度最佳书籍封面设计”获得者之一

“在艺术学校毕业后,我找的第一份设计工作是在Paul Sahre办公室,或者简称为OOPS,这是一份实习工作,其实在学校我就过6次实习经验了,但在我心中,这是我真正意义上的实习。

PaulSahre于我,亦师亦友。工作室只有我们两个(当然也曾有过其他实习生),我们一起哭过、笑过,为工作室的未来奋斗过。在这里,我学到了平面设计师应该了解的基础知识,以及如何自食其力地印刷条纹(fringes of typography)…

我还曾参与制作巨型纸板卡车,然后用一辆挖掘机将它摧毁,在红牛广告摊位上领几罐免费公牛,(不小心)用锤子砸了工作室厕所,让OOPS下方的Karlssonwilker工作室闹了水灾…所以,对一个年轻而愚蠢的设计师来说,这真的是一份好到不能再好的工作了。”

本文编译自: https://www.fastcodesign.com/90131939/6-top-designers-talk-about-their-first-jobs